每束光都是他的舞台

每束光都是他的舞台

岛城灯光师郭海波傍身技能十多项 用幕后默默的付出照亮前台

舞台上的绚丽多姿与光芒万丈,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精彩,团队的合力缺一不可,其中灯光师居功至伟,在幕后行当中,更多的人喜欢尊称灯光师一声“灯爷”,足以见得这个角色的重要性。郭海波是青岛最早一批的灯光师,初涉这个行当,更像是玩票,“给朋友帮忙,打个灯。 ”而现如今,动辄就要操控着价值几十万,甚至是上百万的操控台,将一台演出的精彩玩转于上百个小小按钮的排列组合中,着实是个技术活。

当摇滚青年遇到商业演出

上世纪90年代末,20岁出头的郭海波恰巧遇上了中国摇滚十年的兴盛期,他在追随摇滚音乐会演出的过程中结识了主办方。 “我是学电气自动化的,懂点电气,懂点音乐,也懂点美学”,郭海波直言这或许就是灯光师最好的准入门槛,因此被邀请到演出现场帮忙。“那时候真的是帮忙,忙活了一天下来,带头大哥组织干活的兄弟们一起吃个饭、喝点酒,没有什么钱不钱的,干得最多的活就是搬搬抬抬,打个边角,偶尔会给歌手们打追光。”郭海波至今还记得当时打追光的窘况,“现在说起来,可能大家想象不到,那时候不比现如今的LED灯泡,用的都是碘钨灯,又热又不好调试,碘钨灯用的时间长了就会非常烫手,毫不夸张地说,用来点烟不成问题,一不小心就会烫掉一层皮。 ”

崔健、唐朝、黑豹、零点……郭海波跟随着这批摇滚斗士们四处游走演出,既了解了这个行当,也积累了不少演出经验,继而顺理成章地进入幕后行当。“进入2000年以后,舞台灯光等幕后行当的技术更新特别快,尤其是灯光控台,即便是掌握最基本的性能,也是一份繁琐的过程,这不仅仅是凭借经验就能完成的,它需要你一直去学习”。郭海波举例说,比如一场演出在青岛大剧院里举行,可是那里只有某一个品牌的操控台,这就像是汽车有自动挡、手动挡,开车人人都会,可是要玩出赛车手的感觉来并不容易。不一样的操控台的系统是完全不一样的,最尴尬的时候莫过于明天晚上就要演出了,可是操控台你还没有摸熟练,那就必须通宵搞定,因为演出是一个不可复制性的,不能出现任何问题。

合格灯光师傍身技能十几项

现代灯光之父阿皮亚在关于演出因素的等级秩序中将灯光列在第三位——在演员和空间之后,绘景之前。这位开创了现代灯光新纪元的一代灯光大师给戏剧界留下的一句名言是:“灯光是舞台的灵魂。 ”

从业至今20多年,郭海波对此有着更为深刻的理解,“我们所看到的一切东西都是光的折射,即便是面对面坐着的两个人,你的发型、肤色、气质,都是通过光来折射的,如果没有光的话,一切都不复存在。而对于舞台艺术而言,灯光的作用 就是把想要给你看的东西呈现在你的面前。 ”这句话如何来理解呢,郭海波解释说,如果你到过演出后台的话,可能会跟台前看演出有着完全不一样的体验,真正的幕后是忙碌且杂乱的,有着各种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我们见到的各种华美的舞台道具,可能是用最经济、最便利的材料制作出来的,甚至是有些粗糙的,这就需要我们通过光源、色彩、明暗,通过这种区域的切割把它们最为华丽的一面呈现出来,这是舞台灯光最重要的地方。

在郭海波看来,舞台灯光师是一个技术工种,里面包含了各种科目的综合工种。 “首先你得懂电脑,专业软件起码要熟练应用四到五件,要做到得心应手这种程度,没有一年半载的工夫是不可能的,而且这个一年半载,必须是很上心地去学习,要知道,任何一个操控台都有上百个按键,任何一个按键的功能都不是唯一的,还有更多复合型的功能。此外,你还需要跟整个的幕后团队,比如甲方、导演、演员进行沟通,这时候又要求你是个会说话的人,有人开玩笑说,一个合格的灯光师,必须得有十几项技能傍身。 ”

传递美好带来职业成就感

大多的时候,灯光师是甘居人后的角色,感动有时,辛酸有时。对郭海波而言,每一场的演出,从来都不会区分大小和重要性,“任何一场演出,顺利完成任务就是最大的成功。 ”而这种顺利,更多的保障是来源于提前排查问题的预判。郭海波透露说,之前自己曾参与过一个在外地举行的大型项目,分管部门比较多,沟通协调十分麻烦,而最令人头疼的是主办方竟然请来建筑公司直接用砖去垒舞台。“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木工师傅在用马钉钉木板的时候,把灯光线也钉了进去,要知道一条灯光线价值数万元,当时面对这种状况,他三天三夜没有合眼,只想尽快排查出故障点。 ”

盘点20多年的从业经历,郭海波最为津津乐道的一场活动还是2002年国足世界杯预选赛出线,“当时是在沈阳五里河举行的饯行庆典,我担任整场演出的舞美设计,舞台背板设计了一个超大的足球道具,再利用灯光的设计将热烈、红火的情绪融入其中,当时国产的灯光器材没有现如今这么丰富,但在当时的情况下尽了最大努力去呈现出比较不错的效果,自己十分满意。 ”此外,这场演出之所以让郭海波念念不忘,还有另一重意义在其中,“作为一个执念于中国足球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球迷来说,这场演出也是自己情绪的一次宣泄和释放。 ”

郭海波有一个习惯,每一次的工作都会在小本子上记录下来,“我做这一行十几年了,其中万人场次也屡见不鲜,于这些日常的工作中给很多人带去了视听的震撼,还有艺术上的享受,这其中,可能会有一两个人因为我所参与的一两场演出得到鼓舞、受到振奋,从而对他的人生起到一点激励,这应该就是这份职业给我带来的最具成就感的地方。 ”郭海波坦言,灯光师的工作,做到了十几个年头,再执着于经验是不对的,现在需要提升的,一定是自身的文化素养。“技术设备的运用,三五年一个潮流,只要跟得上这个节奏就没问题,而文化素养的累积则不同,演出中可能涉及到的中国戏曲、地方戏,还有表演中对具体人物的解读,这些都不是能够用技术去弥补的,所以我尤为注重这一方面的学习,有句话说‘心里有阳光,处处皆灿烂’,文化素养的提升不仅对灯光设计的具体工作带来一些好的影响,对于社会的认知和看法也是大有裨益的。 ”

本文撰稿:青岛早报记者 周洁

原文地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