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录音

方形波的修音

一、背景介绍:

杨某是安徽省某音乐学院的副院长,有事来青岛。正好赶上她读博的菲裔德国籍的老师要求她31日限期完成声乐作业。所以经人介绍,在10月27日到我工作室找到我,要在两天之内,完成十六首歌曲的录制,并作出后期的混音处理。下面是要录制的曲目:

因为她前两天有事,晚上没有睡好,据说每晚只睡了一个小时,27日的下午,只录了两首比较简单的歌曲,感觉嗓音情况很不好,所以决定28日把剩余的歌曲录制完毕。

28日她带了三首以前录制的中文歌曲的干声,我听了听,效果还不错,所以这三首就没有录,剩下的13首,花了一天的时间录制完毕。

能够一天录制完13首歌曲,对制作质量的要求肯定就没有很高,好在她是有多年的演唱功底,声乐的基本功很扎实,在修音的过程当中感觉她的音准非常的棒。包括一些德语和英语的歌剧选曲中大量使用的半音都唱得很准确。另外我使用了自制的录音模板,也减少了一些工作量。

录制完成后,28日傍晚做了七首歌曲后期处理,其中包括4首中文歌曲,是因为相对熟悉而且简单一些。

29日花了一上午,把其他歌曲的后期处理做完。下午她又到工作室来,根据她的要求,把个别歌曲做了补录和调整。

在给她做修音的过程当中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就是这篇文章要讲到的主题:

二、方形波的修音。

我使用的录音缩混软件是 Samplitude Pro X6 Suite 64位。修音是它自带的 Elastic  Audio  编辑器。

一般我们最常见到的声音频率线都是正弦波,尤其是训练有素的专业歌手。它的波形图如下:

而这位杨院长的声音频率线是这样子的,很明显的方形波:

说实话,在刚开始做方形波的修音的时候,一度陷入困惑中,原因后面说。

29日下午,她到了工作室,说昨晚睡得非常好。可能是录音基本完成,没了心事吧!

在补录歌曲《阿利路亚》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原来方形波并不是她嗓音的本来面目,而是因休息不好、身体和噪音状况较差造成的一个特殊情况。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一个人休息不好,她的声音可能由很圆润的正弦波变成方形波。

下面是补录的哈利路亚其中的一句,前面是28日录制的,后面是29日补录的,很明显的可以看到前面是方形波,而后面是正弦波:

所以各位歌手在录制歌曲尤其是水准要求比较高的歌曲的时候,头一天一定要休息好。

在进行方形波的修音的时候,我发现一个问题,它的修音方式确实和正弦波不一样。有很多正弦波,我可以通过眼睛就能判断出来它的音准不准,而正弦波必须靠耳朵听。

因为我发现方形波的音准频率线,有时候是靠上横线,有时候是靠中线,有时候是靠下横线。

甚至出现过在一句长音中音准所在的位置也在变化的情况:

这一句完整听下来,音准是准的,但是波形频率线的显示上却是在变化的。

我思考了一下,发现这个问题的所在在于:如果他唱的音比较高,那么他的音准可能靠近频率线的上横线。因为她在“叹着气“唱,所以实际上它的颤音应该是下颤音,用简谱来表示如下图:

而有些低音区的音准可能是靠频率线的下横线,因为她在“拎”着唱,所以用简谱来表示的话,它可能是上颤音:

而有些方形波的音准是居中的,在修音的时候让它的中线和背景中作为判断依据的钢琴键的中线对齐就可以了。如果用简谱来表示的话,如下图:

所以在修音的过程,方形波的修音全靠耳朵去听去判断。视觉判断基本是不太靠谱。

三、另外多说几句供大家探讨,为什么在休息得好的时候,声音是正常的正弦波,而在休息不好身体状况差的情况下会变成方形波,我认为是因为咽喉声带僵硬紧张程度的原因造成声音的差异。

休息得好,咽喉声带相对放松,控制得力,会产生更和谐的、稳定的正弦波声波。而休息不好,咽喉声带可能会更紧张而充血僵化,控制也不会从容自若,造成声波也跟着僵化成方形波。

这个问题希望大家集思广益,进行探讨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