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个乐队

坦白说,看到青岛最动听原创音乐扶持计划的报名表里,出现“《》乐队”这样的字眼,我的第一反应是,有一个还没有起名字的乐队,暂时把乐队的名字留白了,或者,还有一种可能,这个乐队的名字,叫——“书名号乐队”。

当然,后来才知道,我的这两种猜测都不对,“《》乐队”竟然就是这支乐队的真正的名字,只是如果要读出来的话,不是读作“书名号”,而是读英文“TITLE”。

节目里播放了他们的两首参选作品《老院儿》和《点不着》,觉得还不错,只是奇怪,一支乐队,怎么一会儿是女声唱,一会儿又是男声?

看了下他们的资料——原来,这支乐队的每个人都是全能型,都是乐手——各自都有拿手的乐器,甚至包括手风琴……也都是主唱,根据歌曲不同的气质,确定不同的人来表达……

对他们在真的越来越感兴趣,于是,请他们到节目里聊聊吧……结果,这仨人还挺忙,平时都各自有各自的工作和事业,时间上一时凑不到一起。于是,在上个月的某一天,仨人凑齐,拿着大包小包的各种乐器,来到了915,来到了“青岛啤酒.青岛最动听”,一场别开生面的访谈开始了……

查看更多>>>

对当前合成器键盘的思考

   好几年没参加北京或上海的乐器展了,今年决定到上海看一看,了解一下各种乐器最新的发展情况。

  参观了三天,给我的印象是观众非常多,中国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厂商的展台非常多,传统乐器非常多。各种琴校教育资源管理商家大量涌现。
  另外一个变化,就是合成器键盘增加了很多。下面是我对合成器键盘的一点思考:
  1、由于电子音乐的兴旺发展,合成器得到重视,很多厂家推出的键盘增加了合成器的比重,减少了原来的采样音色,导致键盘上各种按钮、旋钮、彩灯堆积成片。看上去是比较酷炫,却也容易让人望而生畏。
  2、学习成本增加。键盘面板面积有限,缩略词太多,每个厂家用语不统一。要想玩转一台机器,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我曾在1998年左右用了半年时间去研究音色的制作原理,最后还是放弃了。为什么?如果你让一位音乐人为了制作或演奏音乐也去花这么多时间研究而且乐此不疲,估计他会成长为音色工程师,而不是音乐人。
  3、合成器的原理决定了很多音色比较接近。
通过振荡器制造出正弦波,锯齿波,方形波等,再通过低频震荡调制,ADSR塑形,增加噪音,制作琶音等手段合成出来的音色,各大厂家都大同小异,但命名又绝不相同,因此查找需要的音色就会占用很多时间。如同loop刚刚流行的那几年,导致灵感流失。
  4、合成音色之间的融合度要比传统乐器差。传统乐器所使用的材质(木材、皮革、金属等)、工艺等都符合传统声学规律,对音色的形成有重要影响,不同乐器彼此之间易于融合。而合成器就缺少这些构成音色的要素。
因为难以融合,合成音色就难以做出传统乐队那种群奏的效果和不同乐器组的效果,所以你会经常听到一首音乐的鼓和贝斯被疯狂强调,而其他的音色就不太明显。当然对某些年轻人来讲,鼓与贝斯已经足够。Drum and bass is all!
  5、电子音乐是音乐世界中的一部分,仍有很多音乐人在使用传统乐器演奏、制作、研究音乐。厂商一边倒地推广合成器键盘,当然是为了追求利益的最大化,无可厚非。但采样技术已经非常成熟,这块市场仍应保留,并应该努力达到音色制作的极致,和寻求新的突破。
  6、相对而言,我觉得在电脑上使用合成器软件制作音乐要比使用合成器键盘更方便,对音色、琶音的编辑保存,制作完音乐后直接导出,查找、重命名音色,更新不同厂家的音色等方面都是如此。
合成器键盘存在的优势应该是在舞台演出上,预先program的形式可以让演出更轻松,合成器键盘的实时操控也是非常出彩的环节,另外也适合一些年轻人在舞台上摆范或装逼。
附带:
  发现一家本土的合成器研发商:bblaudio。佩服他们对潮流的把握,对技术的研究精神。这是他们花了半年多的时间制作出来的类似moog的东东,在外观设计上增加了一些中国元素:

青岛乐队的夏天

(来源:青岛新闻网文旅)

一切就是那么巧。

今年夏天,一档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走红,让中国摇滚乐重新走向大众,再次焕发新的青春、激情。海龟先生、刺猬、痛仰、新裤子、旅行团、Mr.Woohoo等31支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中国青年乐队先后亮相,换来的是无数网友、观众的“热血沸腾”,直呼“就像喝到呛口但又很好喝的老酒的舒畅”……在节目的助推下,更多摇滚音乐人从小众走向大众,商业价值也得到巨大提升。

乐队的“夏天”来了。

点此阅读更多

“民谣诗人”崔垚

  澄澈的钢琴曲,叮叮咚咚,砸在崔垚低沉的声音上,翻开了久远而泛黄的记忆。这首民谣歌曲《为什么》,是青岛籍音乐人崔垚的最新力作,也是他自己最喜欢的作品之一。

歌曲的灵感,源于记忆深处不曾提及的过去,一段曾令他黯然伤神的故事。时过境迁,如今的成熟与坦然,重新将这段感情在灵魂深处洗涤,在脑中激荡,终成一段些许凄美的乐曲。

“很感谢宫伟老师的用心制作,还记得当歌曲唱毕,制作人宫伟的爱人坐在沙发上默默地流下了眼泪。”崔垚说。也许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经历,但内心深处的心弦是可以通过好的音乐触碰到的。

查看原文>>>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爱青岛记者 刘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