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当前合成器键盘的思考

   好几年没参加北京或上海的乐器展了,今年决定到上海看一看,了解一下各种乐器最新的发展情况。

  参观了三天,给我的印象是观众非常多,中国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厂商的展台非常多,传统乐器非常多。各种琴校教育资源管理商家大量涌现。
  另外一个变化,就是合成器键盘增加了很多。下面是我对合成器键盘的一点思考:
  1、由于电子音乐的兴旺发展,合成器得到重视,很多厂家推出的键盘增加了合成器的比重,减少了原来的采样音色,导致键盘上各种按钮、旋钮、彩灯堆积成片。看上去是比较酷炫,却也容易让人望而生畏。
  2、学习成本增加。键盘面板面积有限,缩略词太多,每个厂家用语不统一。要想玩转一台机器,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我曾在1998年左右用了半年时间去研究音色的制作原理,最后还是放弃了。为什么?如果你让一位音乐人为了制作或演奏音乐也去花这么多时间研究而且乐此不疲,估计他会成长为音色工程师,而不是音乐人。
  3、合成器的原理决定了很多音色比较接近。
通过振荡器制造出正弦波,锯齿波,方形波等,再通过低频震荡调制,ADSR塑形,增加噪音,制作琶音等手段合成出来的音色,各大厂家都大同小异,但命名又绝不相同,因此查找需要的音色就会占用很多时间。如同loop刚刚流行的那几年,导致灵感流失。
  4、合成音色之间的融合度要比传统乐器差。传统乐器所使用的材质(木材、皮革、金属等)、工艺等都符合传统声学规律,对音色的形成有重要影响,不同乐器彼此之间易于融合。而合成器就缺少这些构成音色的要素。
因为难以融合,合成音色就难以做出传统乐队那种群奏的效果和不同乐器组的效果,所以你会经常听到一首音乐的鼓和贝斯被疯狂强调,而其他的音色就不太明显。当然对某些年轻人来讲,鼓与贝斯已经足够。Drum and bass is all!
  5、电子音乐是音乐世界中的一部分,仍有很多音乐人在使用传统乐器演奏、制作、研究音乐。厂商一边倒地推广合成器键盘,当然是为了追求利益的最大化,无可厚非。但采样技术已经非常成熟,这块市场仍应保留,并应该努力达到音色制作的极致,和寻求新的突破。
  6、相对而言,我觉得在电脑上使用合成器软件制作音乐要比使用合成器键盘更方便,对音色、琶音的编辑保存,制作完音乐后直接导出,查找、重命名音色,更新不同厂家的音色等方面都是如此。
合成器键盘存在的优势应该是在舞台演出上,预先program的形式可以让演出更轻松,合成器键盘的实时操控也是非常出彩的环节,另外也适合一些年轻人在舞台上摆范或装逼。
附带:
  发现一家本土的合成器研发商:bblaudio。佩服他们对潮流的把握,对技术的研究精神。这是他们花了半年多的时间制作出来的类似moog的东东,在外观设计上增加了一些中国元素:

每束光都是他的舞台

每束光都是他的舞台

岛城灯光师郭海波傍身技能十多项 用幕后默默的付出照亮前台

舞台上的绚丽多姿与光芒万丈,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精彩,团队的合力缺一不可,其中灯光师居功至伟,在幕后行当中,更多的人喜欢尊称灯光师一声“灯爷”,足以见得这个角色的重要性。郭海波是青岛最早一批的灯光师,初涉这个行当,更像是玩票,“给朋友帮忙,打个灯。 ”而现如今,动辄就要操控着价值几十万,甚至是上百万的操控台,将一台演出的精彩玩转于上百个小小按钮的排列组合中,着实是个技术活。

当摇滚青年遇到商业演出

上世纪90年代末,20岁出头的郭海波恰巧遇上了中国摇滚十年的兴盛期,他在追随摇滚音乐会演出的过程中结识了主办方。 “我是学电气自动化的,懂点电气,懂点音乐,也懂点美学”,郭海波直言这或许就是灯光师最好的准入门槛,因此被邀请到演出现场帮忙。“那时候真的是帮忙,忙活了一天下来,带头大哥组织干活的兄弟们一起吃个饭、喝点酒,没有什么钱不钱的,干得最多的活就是搬搬抬抬,打个边角,偶尔会给歌手们打追光。”郭海波至今还记得当时打追光的窘况,“现在说起来,可能大家想象不到,那时候不比现如今的LED灯泡,用的都是碘钨灯,又热又不好调试,碘钨灯用的时间长了就会非常烫手,毫不夸张地说,用来点烟不成问题,一不小心就会烫掉一层皮。 ”

崔健、唐朝、黑豹、零点……郭海波跟随着这批摇滚斗士们四处游走演出,既了解了这个行当,也积累了不少演出经验,继而顺理成章地进入幕后行当。“进入2000年以后,舞台灯光等幕后行当的技术更新特别快,尤其是灯光控台,即便是掌握最基本的性能,也是一份繁琐的过程,这不仅仅是凭借经验就能完成的,它需要你一直去学习”。郭海波举例说,比如一场演出在青岛大剧院里举行,可是那里只有某一个品牌的操控台,这就像是汽车有自动挡、手动挡,开车人人都会,可是要玩出赛车手的感觉来并不容易。不一样的操控台的系统是完全不一样的,最尴尬的时候莫过于明天晚上就要演出了,可是操控台你还没有摸熟练,那就必须通宵搞定,因为演出是一个不可复制性的,不能出现任何问题。

合格灯光师傍身技能十几项

现代灯光之父阿皮亚在关于演出因素的等级秩序中将灯光列在第三位——在演员和空间之后,绘景之前。这位开创了现代灯光新纪元的一代灯光大师给戏剧界留下的一句名言是:“灯光是舞台的灵魂。 ”

从业至今20多年,郭海波对此有着更为深刻的理解,“我们所看到的一切东西都是光的折射,即便是面对面坐着的两个人,你的发型、肤色、气质,都是通过光来折射的,如果没有光的话,一切都不复存在。而对于舞台艺术而言,灯光的作用 就是把想要给你看的东西呈现在你的面前。 ”这句话如何来理解呢,郭海波解释说,如果你到过演出后台的话,可能会跟台前看演出有着完全不一样的体验,真正的幕后是忙碌且杂乱的,有着各种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我们见到的各种华美的舞台道具,可能是用最经济、最便利的材料制作出来的,甚至是有些粗糙的,这就需要我们通过光源、色彩、明暗,通过这种区域的切割把它们最为华丽的一面呈现出来,这是舞台灯光最重要的地方。

在郭海波看来,舞台灯光师是一个技术工种,里面包含了各种科目的综合工种。 “首先你得懂电脑,专业软件起码要熟练应用四到五件,要做到得心应手这种程度,没有一年半载的工夫是不可能的,而且这个一年半载,必须是很上心地去学习,要知道,任何一个操控台都有上百个按键,任何一个按键的功能都不是唯一的,还有更多复合型的功能。此外,你还需要跟整个的幕后团队,比如甲方、导演、演员进行沟通,这时候又要求你是个会说话的人,有人开玩笑说,一个合格的灯光师,必须得有十几项技能傍身。 ”

传递美好带来职业成就感

大多的时候,灯光师是甘居人后的角色,感动有时,辛酸有时。对郭海波而言,每一场的演出,从来都不会区分大小和重要性,“任何一场演出,顺利完成任务就是最大的成功。 ”而这种顺利,更多的保障是来源于提前排查问题的预判。郭海波透露说,之前自己曾参与过一个在外地举行的大型项目,分管部门比较多,沟通协调十分麻烦,而最令人头疼的是主办方竟然请来建筑公司直接用砖去垒舞台。“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木工师傅在用马钉钉木板的时候,把灯光线也钉了进去,要知道一条灯光线价值数万元,当时面对这种状况,他三天三夜没有合眼,只想尽快排查出故障点。 ”

盘点20多年的从业经历,郭海波最为津津乐道的一场活动还是2002年国足世界杯预选赛出线,“当时是在沈阳五里河举行的饯行庆典,我担任整场演出的舞美设计,舞台背板设计了一个超大的足球道具,再利用灯光的设计将热烈、红火的情绪融入其中,当时国产的灯光器材没有现如今这么丰富,但在当时的情况下尽了最大努力去呈现出比较不错的效果,自己十分满意。 ”此外,这场演出之所以让郭海波念念不忘,还有另一重意义在其中,“作为一个执念于中国足球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球迷来说,这场演出也是自己情绪的一次宣泄和释放。 ”

郭海波有一个习惯,每一次的工作都会在小本子上记录下来,“我做这一行十几年了,其中万人场次也屡见不鲜,于这些日常的工作中给很多人带去了视听的震撼,还有艺术上的享受,这其中,可能会有一两个人因为我所参与的一两场演出得到鼓舞、受到振奋,从而对他的人生起到一点激励,这应该就是这份职业给我带来的最具成就感的地方。 ”郭海波坦言,灯光师的工作,做到了十几个年头,再执着于经验是不对的,现在需要提升的,一定是自身的文化素养。“技术设备的运用,三五年一个潮流,只要跟得上这个节奏就没问题,而文化素养的累积则不同,演出中可能涉及到的中国戏曲、地方戏,还有表演中对具体人物的解读,这些都不是能够用技术去弥补的,所以我尤为注重这一方面的学习,有句话说‘心里有阳光,处处皆灿烂’,文化素养的提升不仅对灯光设计的具体工作带来一些好的影响,对于社会的认知和看法也是大有裨益的。 ”

本文撰稿:青岛早报记者 周洁

原文地址

这400位歌手的歌词背后,藏着华语音乐的秘密

【来自公众号“网易数读”(ID:datablog163)】

老唱片是时代洪流中的留声机。

“香槟酒起满场飞,钗光槟影晃来回,爵士乐声响,跳桑巴才够味,”三四十年代张帆的一曲《满场飞》,成了“十里洋场”大上海上流社会醉生梦死的缩影;

“嗓中有痰,眼中有泪,心中有火,”崔健的《一无所有》《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曾唱出八九十年代青年的迷茫与对社会的拷问;

1992年,高晓松灵感突至,一首《同桌的你》被草草地写在一本书的封底,清新淳朴的校园民谣跨越台湾海峡在大陆刮起旋风;

镁光灯下,歌手用声音给了它们最好的诠释;而鲜有人问津的幕后,音乐创作者却是真正赋予流行乐曲生命、血肉和骨骼的人。

只不过,与热闹的“台前”相比,当下流行乐曲创作的“后台”显得愈发冷清。

他们在唱什么

20世纪20年代,中国流行乐诞生在战火年代。

中国的第一首流行乐为中国流行乐之父黎锦晖的女儿黎明晖演唱的《毛毛雨》。如今乍一听仅是普通的乡间小调,但在当时却是十足的洋气和新潮。虽然唱法是被鲁迅讽为“鸡猫子腔”的嗓音尖细直白的民间小调唱法,但奏乐却采用了当时上海颇为盛行的西方爵士乐。

毛毛雨黎明晖 – 上海老歌

那时民风初开,描写男女爱情的歌词让闻者脸红。时过境迁,“小情歌”“小情绪”早已成为了现代流行乐中司空见惯的主题。

我们利用爬虫在QQ音乐、网易云音乐、百度音乐、咪咕音乐和酷我音乐平台上爬取了400位耳熟能详、具有一定知名度、歌曲传唱度较高的华语歌手的词曲信息,并对歌词和能够获得的词曲作者进行词频分析与统计。

窥一斑而知全貌,流行乐中不同词性的高频词汇相互串联形成一幅微缩的情感画面。

这是关于“人”在这个“世界”的故事,关乎“你”“我”“他(她)”。因为有“心”,所以有“梦”,所以有“爱情”。得失间的反复,有时“快乐”“幸福”,有时又“孤单”“沉默”。有时有情人“甜蜜”“美好”,分“手”后又“眼泪”婆娑。

查看更多

省运会主题歌《青春与骄傲》

由姜世奎老师作词,王志新老师作曲,塔岩唱片精心制作完成,山东省第24届运动会 会歌。

歌词朗朗上口,易于传唱,节奏动感时尚,体现了省运会青春,梦想与骄傲!!!

作品旋律采用了快节奏,时尚的流行摇滚曲风,搭配气势磅礴的合唱,营造出一种青春激昂的大赛氛围

体现了运动员们在赛场上不畏强手,顽强拼搏的精神,塔岩用音乐给您陪伴

《塔岩唱片》隶属于《塔岩传媒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塔岩传媒有限公司是由赵晓凯创办的一家以音乐制作为主要项目的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其中包括音乐会、演唱会、各类晚会、电视节目、影视剧的音乐制作。而公司旗下的《塔岩唱片》品牌更致力于为歌手、乐手、音乐人、词曲作者、音乐家的个人音乐专辑的制作与发行而服务! 

赵晓凯:

青岛著名音乐制作人/塔岩唱片创始人
山东省音乐家协会员
青岛市音乐家协会理事
青岛市吉他协会常务理事 
创立塔岩传媒及旗下唱片品牌《塔岩唱片》

塔岩唱片出品项目

词曲创作并编曲制作了青岛首支原创乐队题材歌曲《我们的十年》 
参与创作中国大型公益电影《寻找微尘》的音乐作曲工作。 
创作并制作了青岛首届百威音乐节主题曲《百威2011》  
参与电视剧《宣言》的录音工作  
为青岛音乐人共同发起的公益活动创作并制作了主题音乐《和你在一起》
为著名品牌(饮乐多)制作广告音乐
为中国一汽重卡编曲制作广告音乐
为青岛崂山北宅樱桃节编曲制作《北宅情》
为MC沙洲单曲《in青岛》编曲
以制作团队身份制作首张青岛乐队原创音乐合集《青春万岁》并正版发行! 
以制作团队身份参与制作青岛大型音乐品牌《乐动青岛》
青岛网络春节联欢晚会节目歌曲的编曲及录音 
青岛市电视台2012-2017春节联欢晚会节目歌曲的编曲及录音 
青州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歌曲的编曲工作 
潍坊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歌曲的编曲工作
词曲创作并制作了由郑恺李念主演的热播剧《爱的秘笈》插曲《怀念》
参与吴镇宇主演的电影《土豪520》的配乐编曲工作 
青岛歌舞剧院开年大戏《致青春》制作团队  
丁泽强个人专辑(最美和声全国8强)制作团队 
康普顿润滑油广告主题曲制作 
青岛市萝卜糖球会开幕式制作团队 
青岛市歌舞剧院民族乐团音乐会《绽放》制作团队 
青岛市歌舞剧院交响乐团音乐会《征程》制作团队 
青岛市市立医院百年庆典晚会制作团队 
青岛电视台中秋狂欢歌会制作团队 
制作完成并出版发行晓凯个人专辑《感动》
制作发行汉乐团首张原创EP  
录制由霍建华主演的热播剧《花千骨》主题曲  
录制由黄渤演唱的电影插曲《和你一起丢手绢》
参与录制央视大型综艺节目《最佳时刻—2018世界杯燃情之夜》,同时为李思思、张蕾、何赛飞、何冲、许靖韵、乌英嘎、钛戈男团等众多明星参与的节目进行录音工作